给秦唐种片草原

高举BBQ大旗
缘许三生~
秦唐不假~

当唐仁和许木木身体互换

“摸牌,摸牌···”
“二筒。”
“碰!哈哈哈··”
“哼,你别高兴得太早···”
齐桓看着打麻将得兴高采烈的唐仁,脑袋是一突一突的疼,还有不知道哪里来的白大褂和厨师帽。
唐仁这边是开了挂的赢钱,可把他乐的咧着那大白牙,都快晃瞎齐桓和吴哲的眼了。在唐仁喜滋滋的以为自己又赢钱的时候,一个嗓音在他耳朵响起,“打麻将打得很快乐嘛,赢了多少钱啦?”
“不多,不多,就一百来块,嘿嘿··”
“呵呵···你书看完了?你不是还说看完后要写笔记嘛,也完成了?”
“书?什么书?”
“就是#¥%%啊,你不是很喜欢嘛?我耳朵都快被你念出茧子来了,天天在我耳边念叨着。”
“啊?”唐仁注意力集中在麻将上,“去去···别打扰我打麻将,哎哎··碰!哈哈哈··不好意思了各位,我又赢了···给钱给钱···”
“操!我他妈今天撞了哪门子的邪,一直输!”
“给你!给你!”
“谢谢各位啦。”唐仁边说边打开小抽屉,想把钱放进去,却发现怎么用力都打不开小抽屉。低头才发现,有一只手按着抽屉,不让他打开,他顺着手臂看过去,看到齐桓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,“高兴不高兴?惊不惊喜?”
唐仁吓了一跳,齐桓微笑的对周围的人说,“打麻将?嗯?聚众赌博?”
围观群众表示我们只是吃瓜群众,散了散了。
唐仁自知自己做的不对,所以也心虚,就缩在那里当个鸵鸟,期望他们俩能把自己这个人给忘了。他见齐桓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,想偷偷溜走。这时,吴哲把双手压在他肩上,“去哪里呢?”
“我··我···我去洗手间!我尿急!“
“好啊,我也想去洗手间,一起吧。”
“我 ,我又不急了,嘿嘿··你手能放到别地方吗?”
吴哲笑了笑并没有回答,手一动不动。
于是,唐仁夹在两人中间,一起回到宿舍里。成才这时候在四处找唐仁,本来他的任务就是盯着唐仁,让他乖乖地待在图书馆假扮许三多的。结果,他就是上一趟厕所而已,回来时侯,人就已经不见了。
气急败坏的成才看到穿着白大褂,戴着厨师帽的唐仁时,深深觉得这家伙是来气死他的。当他听说,唐仁偷偷溜去跟炊事班的人打麻将时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他要弄死这个家伙···
袁朗在听说这打麻将的事情后,觉得脑袋快要炸了。而且他还有一个坏消息,没跟唐仁讲,高城带着许三多的史班长来探望“许三多”。虽然他很好奇那个史班长,这个被许三多称为第二班长的男人,但是这个非常时期这个冒牌“许三多”怎么瞒骗高城和史今···想到高城发现这个是个冒牌的“许三多”的后果·······袁朗就头疼,深深的觉得这许三多就是自己的克星,这么多兵,就他最烦人,屁事也多。在他身上花的心思都比一个中队的兵都多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,会不会有危险。
傍晚,袁朗来到齐桓和许三多的宿舍,看着坐没坐姿,站没站姿的“许三多”,不禁想起那空无一人的营房里那个挺拔的身影。
唐仁看到袁朗进来,立刻立正敬礼,“队长好。”
这一动作让袁朗恍惚的以为许三多回来了,一直没有离开过。下一秒,他就意识到只这是自己的错觉,这人不是他想的那个人。回过神来,他简单说明了明天高城会带着史今来探班的情况,希望唐仁做好准备,明天不要穿帮,说完便匆匆离开。
唐仁听到这个消息,整个人都不好了···靠!他要怎么去欺骗一个如此熟悉许三多的人?还有许三多的认识的人怎么那么多?

评论(15)

热度(3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