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秦唐种片草原

高举BBQ大旗
缘许三生~
秦唐不假~

当唐仁和许木木身体互换


唐仁醒来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里,一脸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去哪里?然后以为自己在做梦,又睡了回去。
这时齐桓发现勤劳的许木木童鞋竟然还没有起床,现在可是10点了。心里暗道就算今天老A放假,但是三儿也不会这么晚还没起床,难道是三儿今天不舒服?齐桓回到宿舍,发现“许木木”童鞋,现唐仁,还在呼呼大睡,心里不禁好笑,没想到三儿也会偷懒。不过齐桓担心许木木,一边用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一边问:“三儿,你今天怎么了?怎么还没起床?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
唐仁被吵得不耐烦,闭着眼睛道:“靠!谁呀?别打扰我睡觉!秦风!小结巴!我要睡觉!”
“秦风?我是齐桓,八一锄头,三儿你是不是睡傻了···”
唐仁把头埋到被子里,嘴里嘟囔道:“锄头?我还斧头呢!秦风,我要睡觉,不要打扰我,否则你明晚睡客厅吧!”
“睡客厅?这里是我们的宿舍,我不睡在这里,我睡哪里?三儿,你没事吧?我来···”齐桓边说边把唐仁从被子里扒出来···
“你他妈···系谁?!你系谁?怎么进到我家里的?我靠,老秦!家里进贼了。”唐仁边喊边使出莫家拳,试图擒住齐桓。齐桓身手了得,那么容易被制服。于是,两个就在老A宿舍大打出手···
吴哲来找许木木还书,看到齐桓正在和许木木在打架,:“锄头,你干什么?怎么和三儿打起来了?”
齐桓哭笑不得,“我不想和他打架,是他要打我,我正当防卫,好不好?”
唐仁这时候发现又出现一个陌生人,而且这里的摆设很明显不是他家的摆设,明显的军营的风格···不禁有点慌,难道自己被绑架了?他一个虚招唬了一下齐桓,然后夺门而逃···
吴哲:“哎哎··三儿,穿鞋!!别跑那么快,看路啊!!”
齐桓皱着眉:“呼···呼··三儿的身手真奇怪,使用竟然不是军体拳,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功夫···刚刚嘴里念叨着一个陌生的名字。”
吴哲:“啥?他说了什么名字?他跑去哪里啊?鞋子都没穿···“
“他还问我是谁,口音也怪,像另外一个人一样···“
这边唐仁夺门而逃,发现外面的环境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,更加肯定自己被绑架了···
他一边小心的往前走一边回想自己昨晚做了啥···回忆起昨晚的经历,暗骂秦风这个人面兽心,不知廉耻的下流胚。一不留神,撞到了一个人,抬头一看,“陈先生!!!你怎么在这里?“
成才坏笑道:“我说三儿,我不是陈先生,我是成先生!你语文不行了哟。不穿鞋脚不疼吗?什么时候老A流行不穿鞋在路上走了?“
唐仁遇到个熟悉的脸孔,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,压根没注意成才说了什么,小声的说:“陈先生,我现在在哪里?老秦人在哪里?“
“许三多,你干哈?你在老A啊,你怎么了?还有我是成先生,不是陈先生!!老秦是谁?“
唐仁一脸懵,急道:”陈先生,你忘了我是唐仁呀,阿香的邻居和前男友呀·······什么许三多?!“
“糖人?我还糖果呢!阿香是谁?我不认识什么阿香啊?”
“阿香是你老婆呀···”
“我还没娶老婆···你是谁?!为什么扮成许三多的样子?许三多人呢?”成才质问道,便与唐仁扭打在一起。
“我是唐仁,我他妈哪里知道许三多在哪里?我又不认识他!!!他妈这里是哪里?老秦,你在哪里?”唐仁边反击边大喊道。
在唐仁应付的越发吃力,便想自己该怎么脱身时,一道声音,“成才!许三多!你们干什么?”
成才缓了缓动作,唐仁趁机脱离成才的攻击范围,刚要逃跑,成才急道:“队长,他不是三儿,三儿不知道被他藏到哪里了!!别让他跑了”
话音刚落,想偷溜的唐仁就被按在地上一动不动,唐仁心里是直骂娘的···
袁朗示意成才说一下情况,成才把他和唐仁的对话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···
未完
感觉自己挖了一个坑,把自己埋了进去···
PS:欢迎老A们迎来鸡飞狗跳的生活~

评论(15)

热度(53)